凱洛桃

就是個愛吃同人糧的小女子

【楼诚衍生】《匪石》番外一

明潜祭酒:

第二世

“你打定主意要去金陵?”
“是。”
一袭白衣,两缕垂发,五分成竹在胸,七分坚定郑重。
素香袅袅,盏中茶影轻摇,蔺晨叹了口气。
梅长苏笑道:“你要是不放心,随我同去好了。”
蔺晨摆摆手:“不去不去,我要回去等消息。”
梅长苏放下茶杯,略一思忖:“琅琊阁知晓天下事,怎么会连个人都找不着?”
“不知容貌,不知姓名,不知老少,不知死活。你找一个我瞧瞧?”蔺晨揣着袖子翻了个白眼。
“那你怎么找?”
“看秉性,看习惯,是不是害怕蛇,是不是不爱穿鞋,是不是成天绷着脸一笑让人心都开花了。”
梅长苏听罢猛地一哆嗦:“嘶——”
“干嘛?”
“真瘆人……”
“哼!我发现你自打掉毛以后,整个人都变得不可爱了。”
“哎哟我谢谢你,你离我远点儿。”

“少阁主,金陵来信了。”
“是长苏?”
“是。”
“唉,这家伙真不让人省心……你回他吧,我去。”
“是。”
“一有那人的消息,即刻飞鸽传书,不得有丝毫怠慢。”
“是。”

“哎呀可算完事儿了,怎么样,”蔺晨揣了袖子,“什么时候回江左盟?”
“你有什么打算?”梅长苏给自己倒了杯茶。
“打算嘛……我有倒是有,只怕你不肯去。”
“哦?说来听听。”
“陪我去游山玩水,怎么样?”
“哟,重点是找人吧?”梅长苏笑笑,“有眉目了?”
“那倒没有。我就纳了闷了,你说我找了这么多年,都快把这天下翻了个底儿掉,怎么就一点儿消息都找不见呢?”
“你究竟为什么找他?”
“你为什么一心要帮靖王?”
“他能为赤焰翻案,他会开创一个不同的大梁天下。”
“没了?”
“嗯。”
“就这?”
“你还想要什么?”
“啧,没意思,连我也不说,你不厚道啊。”
“……你想说什么?”
“真的,你不用瞒我,喜欢男人也没什么,喜欢自己表哥也不是多大……哎哎哎你干什么你,你要跟我动手?!”
“胡说八道!”梅长苏手边一堆书全往蔺晨身上扔,“我梅长苏胸襟坦荡两袖清风光风霁月顶天立地有什么不能说!你说你活了……这么大人了,怎么成天脑子里都是些公子小姐表哥表妹的?那么聪明的脑袋想点儿正事能死么?”
“哼,人生在世莫辜负了大好风光,到老空留恨!你懂什么呀,年纪轻轻活得像个老头子,天天养儿子似的操心太子,怎么能活得长?要说你没那心思谁信呐!”
“嘿你……”
“哎哎哎君子动口不动手!你命我捡的,你病我治的,你就这么对我!你怎么这么没良心呢你!我欠你的呀我!”
“是是是,我欠你的,我债多不愁。”
“你怎么这么不要脸呢你,哎我说来人看看呐,你们宗主不要脸了啊!”
“行了别嚷嚷了,吵得我头疼。说说你要找的人罢,兴许我能帮上忙。”


“你要去领兵打仗?”蔺晨气极反笑,“你怎么不上天呢你?”
“蔺晨,我跟你说正经的!”
“我像是在开玩笑吗?!你说你要和我一道游山玩水帮我找人,都是随口诌的?”
“蔺晨,我……”
“就你这副病恹恹的模样,上马一颠就散还想打仗?”
“我知道你有办法!”
“我没有!”
“冰续草呢?”
“我扔了!”
“蔺晨,你知道我在说什么!”
“有我也不给!我帮你,是因为你是我的至交好友梅长苏,梅长苏只是一介江湖布衣,大梁的江山如何与他何干!你为什么要把所有的担子都抗在自己肩上,这世上有操不完的心,但命只有一条!”
“可我还是赤焰的少帅林殊!”
蔺晨忽然想起白头山的竹仙,当年石太璞去求他把内丹转给自己的时候,大概也像这样?
痛心疾首,却无能为力。
“太子会让你去吗?”
梅长苏一愣,定定看着他的眼睛:“他会的。”
可笑,你不是他,你凭什么替他说会?
“有你这个蒙古大夫在,他会。”
“梅长苏!你不要逼人太甚!”
“蔺晨,对不起,我没有办法。”

蔺晨去白头山找竹仙,问他取出内丹的方法。
“你不找他了?”
“我找不到他,或许我们真的有缘无份。这样漫无目的地找下去,又有什么用呢,他也许真的把我忘了,过着平静的生活。还是不要打扰他,以后生生世世,就这样罢,几千年……我太累了。”
“那你要取内丹做什么?”
蔺晨苦笑:“或许还能成全别人。”
竹仙淡淡的看着他不作声。
“我有一个朋友,他想去送死。这样的人,死了就太可惜了。”
“为什么来问我,我记得你说我害死了你的捉妖人,你再也不会来见我。”
“……还记仇呐?”蔺晨无力地笑,“你不是那种人,陶老仙儿,帮帮我罢?”

“蔺公子,太子殿下有请。”
“长苏走了?”
传话的宫人偷偷抬头看了他一眼:“苏先生已先行告退。”
“哼,他就不怕我背着他揭他的短?也真够放心的。”
宫人不敢多言。
“走吧。受人之托,忠人之事,谁叫我摊上他这么个损友。”

蔺晨踏进大殿里,先看见梅长苏:“你又骗我,你不是走了吗?”
“……我方才想起,还是等你一道回去好了。你……还不快见过太子殿下。”梅长苏朝他使眼色。
鬼信!
“不必在意这些俗礼。”刚才背对大门的太子殿下转过身来,绷着脸像是刚生过一场气。
而蔺晨根本没有行礼,他听见太子的声音才将目光落到太子身上。
然后便没有什么然后了。
仿佛一个圈套,一个惊天的阴谋。
竹仙没有告诉蔺晨取出内丹的方法,他说他答应了石太璞,要保蔺晨的魂魄永生不灭。
永生不灭?
噗噗的心,像石头一样硬。
你怎么舍得丢我一个人在这世间?
现在他明白了。
他听见身体里内丹碎裂的声音。

蔺晨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出东宫的,他只记得梅长苏吓坏了,一个劲地问他怎么了。
没什么,我能怎么,再怎么也比你强。
还会打嘴仗,看来没什么大事,梅长苏从来都是被人搀扶着,搀扶蔺晨还是头一遭。
真没事儿?
真没事儿。
那就好。
长苏啊……
嗯?
我陪你上战场吧,有我在,你兴许能多活几日。
……你不找人了?
等我活着回来再说吧,你们这些人,太闹心,我应付不来,懒得去想。
……对不起。
不用说对不起,我都知道,什么也不用说。我这个人说话算话,就算你食言,我依然会履行承诺,陪你到最后一刻。
蔺晨你……
不要太感动,我只爱噗噗一个人。
你大爷的,踩到我脚了,快挪开!

“长苏!”
“对不起……”
“是我没用,是我没用,长苏!我帮不了你,倘若我还有法力,倘若我可以取出内丹……”
“不蔺晨,多谢你,没有你我活不到今日……更不用说重回沙场……只是我还有一事……”
“你不用说,我都明白。我替你看着,直到我死,我保证!”
“他……是你要找的人么?”
蔺晨一怔,僵住了泪。
“那我就放心了……多谢你,替我……看着……你要……好好……看着……”

内丹碎裂不是错觉,蔺晨终于开始感受到自己像个正常人一样生长衰老。
早说嘛,也不至于叫我一个人苦守这么多年。
他反倒有些开心起来。
太子看他倚在梅长苏的棺木旁仰天灌酒,气得瞪圆了一双鹿眼,提剑就要赶他。
“你的心莫非是石头做的,亏小殊还视你为知己,你竟如此……”
“我心匪石,君可知否?我心似石,君莫转也。”
蔺晨侧身拍了拍棺木,长苏,我替你看着。


评论

热度(16)

  1. 凱洛桃明潜祭酒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