凱洛桃

就是個愛吃同人糧的小女子

个人目录整理

入坑晚,之前又只愛樓誠...

沒想到看到太太的麒之角後~就愛上了靖蘇.....

從此跳進太太的文中打死不出了~

分享給大家

俯首江左:

不经不觉码了20多万字,然后2000粉了,想想这几个月基本半失踪,月更不过3,额,感谢还没放弃我的大家!

无以为报,整理个目录,方便阅读吧QAQ



完结文

昔我往矣;麒之角;赫赫南仲(昔我往矣番外)

其他短篇、脑洞等

所有文都是靖苏、苏靖、无差,不拆不拆不拆,随便逆。西皮向的问题





【靖苏。完结】昔我往矣

失忆靖王不知自己重生,见到久别的宗主,是哪处曾相见,有点眼熟,强强+HE。


0、若有梅兮山之阿

1、风骨有价

2.1、至近至远(上);2.2、至近至远(下)

3、四月十二

4、吾道不孤

5.1、匆匆一夏(上);5.2、匆匆一夏(下)

6、白露为霜

7.1、一叶障目(上);7.2、一叶障目(中);7.3、一叶障目(下)

8.1、若决积水于千仞之溪 (上);8.2、若决积水于千仞之溪 (中);8.3、若决积水于千仞之溪 (下)

9、植嘉木兮庭间

10.1、如隔数十秋(上);10.2、如隔数十秋(中);10.3、如隔数十秋(下)

11、偷却春光几许

12、白马

13、复临戎

14.1、时不可兮再得(上);14.2、时不可兮再得(中);14.3、时不可兮再得(下)

15、自投罗网

16.1、此身一掷轻(上);16.2、此身一掷轻(下)

17.1、一生长,相伴短(上);17.2、一生长,相伴短(下)

18.1、此血仍殷(上);18.2、此血仍殷(中);18.3、昔今(番外1);18.4、此血仍殷(下)

19.1、待我赤焰归(上);19.2、待我赤焰归(中);19.3、待我赤焰归(下)

完篇碎碎念

相关资(免)料(责)

正文完



小天使的长评和图评,感激不尽!!!QAQ

君似人间雪,我从白云客,by 闭月甜瓜

心血燃至长夜白,by 闭月甜瓜

少年纷纷老,by 闭月甜瓜

正文楔子场景,宗主和靖王琅琊山一会,by 偶尔摸两把

白头靖王,番外1昔今场景,by 偶尔摸两把

推荐三篇最好看的靖苏文,by 安妮云淡风轻

何以道殷勤,by 能白兼黄

你是我暗夜的一道光,by caroll30

昔我往矣读后感,by 潇潇是谁

浅评昔我往矣和麒之角,by 风

相知相得,by 准五服以治罪

赫赫南仲场景,白首画像 by 偶尔摸两把

细数那些《昔我往矣》中直戳我萌点与泪点的时刻 1 by 生於火。浮於光


感谢靖苏推文号3、8、23这三期的小天使推文!



英译版 by WhyJayTeeSee

勤劳的译者小天使不方便上lofter,大家去AO3点个赞可好QAQ






【靖苏】昔我往矣番外

有国有家的靖王和宗主,白头偕老。

番外都是正文完结后的小故事,彼此有些关联,但基本可以单独成篇。

tag:昔我往矣


6、赫赫南仲,最想写的番外,略同续篇。

故事可以单独成篇,无需看之前的番外。

0-23-56-910-1213-1516-19

20-2425-3132-3536-4041-48(完)

感谢靖苏推文号26期的小天使推文!


小天使的长评和图评,感激不尽!!!QAQ

白首画像,我的白头宗主和白发靖王啊啊啊!QAQ

by 偶尔摸两把

玁狁于夷-感于《赫赫南仲》,by 能白兼黄



其他番外

1、昔今,白头靖王。前世,就是正文的18.3。

2、往城于方,屯田前夕见家长,鸭梨山大。

3、何以致拳拳,悬镜司怀古。

4、何以致区区,梅宗主的独家VIP演奏会,只邀请靖王参加。

5、白马营(坑):宗主的桃花运(?)


番外3是子博only的酬谢文,献给最支持这篇文的小天使们,不会公开。1、6完成,其他没了,看过有缘。




【靖苏】昔我往矣背景的非正式番外

名不正则言不顺

宗主多年精分已痊愈,自己很潇洒,但,被他荼毒的大家还没缓过来。

人有多大胆,才敢让赤焰主帅林燮当岳父(国丈),靖王要好好思考。


独享之乐

点梗文,拥有风雅伴侣的靖王决定也做个风雅的人。

请先生教我:校书、侯月、临帖、喂鹤!









【靖苏靖。AU。完结】麒之角

十二国记设定下,琅琊榜AU。

得麒麟者,可得天下。

帝无道,却有只法力无边的黑麒麟。

为匡扶社稷,靖王冒险起兵,神秘麒麟宗主前来投奔。

王与麒麟,风云际会。

强强+HE,清水无差。


上:0-3;中:4-7;下:8-13

下下:14-17;下下下:18-25; 下下下下:26-33;下下下下下:34-41

下下下下下下:番外

原计划是上、下结束战斗,结果。。。 0 0


小天使的长评QAQ:

绝对的仁兽,却对自己最狠 by 潇潇是谁


摸摸麒麟角,by 偶尔摸两把

竟然有美图收,大感谢!虽然我偏偏刚更了那一段,掩面遁 ><


麒麟团子梅小苏,by 偶尔摸两把

不看文也一定要看这张图啊,捂心口推荐,神态太赞,聪明不露,少年老成,就是我的梅小苏啊啊啊!!!


感谢靖苏推文号22、23期的小天使推荐!




其他短篇

【靖苏靖】犹记朱弓

喝了忘情水,无情无义有头脑的梅宗主。原脑洞:我与青山老。

感谢靖苏推文号21期的小天使推荐!


【靖苏。点梗】有国

宗主去世后,靖王梦见与他相会于江湖,长苏有国。

偶尔摸两把太太的美图,大感谢,怎么这么好!比我的文美十倍!


【苏靖。点梗】侠客行

林长苏梗,原著背景靖王见到了AU世界的林长苏,大雾。


【靖苏靖。脑洞】林长苏梗,和侠客行不是一个故事。

【靖苏靖。脑洞】有病乱投医,假如宗主一开始就没找到正确治疗火寒毒的方案,江左梅团走江湖觅庸医,九安山上娘娘是被蠢哭的!

【靖苏靖。脑洞】我与青山老,无情无义有头脑,见犹记朱弓。

【靖苏靖。脑洞】逗比ABO梗,双A,蹲树小组的往事与重逢。

【靖苏靖。脑洞】负负得正,精分靖王+精分宗主,病友一起治精分。

【靖苏靖。脑洞】吃货宗主掉马记,吃货的世界,齐民要术看不得!

【靖苏靖。脑洞】双重生梗,靖王宗主重生到赤焰案前,靖王成了太傅,宗主成了赤焰军师,两位一边防止悲剧,一边试探兼相认,一边和久别的亲人悲喜交加,一边教育重生世界里的小殊小琰,好忙。

【靖苏靖。脑洞】君幸酒,宗主去世后,靖王得到只神奇的喵杯,然后见到了一个绷带人。

【靖苏靖。脑洞】俯首江左有梅团,算有病乱投医那个脑洞的另一个版本?重生的宗主发现,没有战骨碎尽这个选项,只有白毛绒绒志不休。

【靖苏靖。脑洞】奋威将军回忆录,论奋威将军是如何遇到他成了精的老师。嗯,此处的奋威虎威和赫赫南仲的两威只是同人,人设不全一样。



【靖苏。视频脑洞】葬我于高山之上兮

【靖苏靖。视频脑洞】大风吹




理目录时是20几万字,现在看看,去年11月到今年9月,昔我19万,麒之角4.5万,赫赫南仲8.8万,32万字啦XD,还不包括放出来的5个短篇,12个脑洞,以及4个不公开的短篇,呼,妥妥40万字,感觉很劳模XD








一个目录

红沉蓝业:

R:有肉

 

谭赵

R【谭赵】小妖吃了那酸菜(一发完)

【谭赵】time travel    正文(完结)+番外

正文:

(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九) (十)  R(十一)  R(十二)

(十三)  (十四) (十五)  (十六)  

(十七)  (十八)   R(十九)   (二十)   

(二十一) (二十二)  (二十三) 

(二十四)R(二十五)  (二十六)    

(二十七)  (二十八)    (二十九)   

(三十)   (三十一)  (三十二)

番外

R(一)   (二)

 

凌李

  【凌李】爱情是从告白开始的(一发完)

R【凌李】爱情是从告白开始的番外(一发完)

 

蔺靖

酷暑生凉:酷暑 · 凉风    酷暑 · 凉面      

                 酷暑 · 凉玉

R【蔺靖】—我的女皇(性转)

R【蔺靖】雨,假山,情与火(pwp/污/一发完)

如此甚好(ABO)——当蔺靖穿越同人肉文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十三章   第十四章

第十五章   第十六章   第十七章

肉文蔺靖的场合

(一)   (二)   (三)


 

荣霖

独家记忆(已完结)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杜方

三又三分之一(分章节不老歌和AO3链接):

上        中下        完结 

全文袖底和楼诚论坛链接

【杜方】三又三分之一(全文完链接)

【凌李】【和院长同居的三十天】全文目录

柳逐卿:

凌李日常三十天,轻松傻白甜走向的小段子,无脑发糖无脑齁,不甜不要钱。


全文已完结。



【楼诚衍生/凌李】和院长同居的三十天

Day1 “俗话说得好啊,天道好轮回,只要努力,就一定能够睡到想睡的人。”

Day2/Day3 “对嘛,保不准哪天我就能从客房摇身一变直接躺在主卧的床上也不是不可能嘛!”

Day4/Day5 “因为这个人可能就是李熏然,此时此刻他大概最需要的不是凌远而是一只窜天猴。”

Day6/Day7 “李熏然和凌远同居的第七天,在他还没开撩凌远的第七天,凌远一句话就把他撩的面红耳赤恨不能做只鸵鸟。”

Day8/Day9 “凌大院长这句话活生生把自诩脸皮堪比城墙厚的小李警官撩得耳尖都通红。”

Day10/Day11 “陷入恋爱热浪的人,往往都是救不回来的。”

Day12/Day13 “大门扣上了,李熏然的脸红得像是一只被烤熟的虾子,一直红到脖子根。”

Day14/Day15 “李熏然在脱口而出这句话的顷刻,很想抡圆了手臂恶狠狠地给自己一耳光子。”

Day16 “在以前你不知道的每分每秒,在以后你都能知道的每分每秒。”

Day17/Day18 “不过,喜欢你,真好啊。”

Day19/Day20 “凌远轻轻地说着:‘原来我梦里梦到的就是你,熏然。’”

Day21/Day22 “凌大院长微笑着,表示,这是一个归来之吻,毕竟离去之时,忘了吻他。”

Day23/Day24  “不管怎么说,再多再可爱的小狮子,都不及自己家的这只万分之一。”

Day25/Day26  “此生与他,携手共度。”

Day27 “‘此刻,它亦正为你而悸动。’”

Day28/Day29  “爱情往往就是一种奇妙的东西,它让你变得孤单而自私,又让你变得安定而强大。”

Day30(完结) “最最温柔,是这之前的三十天。和以后的,一辈子。”


【楼诚/蔺靖/凌李】 十殿生(序)【全员冥府paro】

狂岚暴雨的相遇:

  • 对不起我实在是太累了。。。。。我花了13个小时从旭川出发然后到家里。。。13个小时什么也没干,光坐车坐飞机了。。。。。在飞机上用笔写了不少【对啊因为笔记本没电了】但是还没录入,所以只有一点点,一个序。

 

  • 《halo》明天晚上一定会完结,大概凌晨发吧。不好意思等久了【鞠躬

 

 

  • 十殿生会是一个系列,全员冥府paro,人设会慢慢放出,今天先放一点点。

  • 大概会有4个独立的小故事,三对各自一个故事然后有个开头。对不起我又虐了蔺靖(。

  • 感谢每一个给我提供脑洞的孩子,希望我们可以在这个paro里一起玩耍。

     

     

 

 

十殿生(序)

【楼诚/蔺靖/凌李】

 

 

那一日,天帝册封的阎罗王被贬谪至五殿。

天帝对明楼说,明楼,从今往后你便是十殿之首,一殿之主,秦广王。

天帝的声音嘹亮,如叩九天。

明楼跪着,在浩荡无边的天庭,佛法金光闪得他睁不开眼睛,他接过册封宝印,顿首谢恩。

天帝对他说,“明楼,地狱十殿,一殿一王,各司其职,各有其责。然而只有你,过问天下万民,奖善判恶。万民生万家事,你不可同喜,不可同悲,不得爱之亦不能恨之,万万不可再学阎罗,因怜屈死者放其还阳伸雪,终酿大祸。”

明楼低眉,回道,“本王领命。”

最后,明楼带着十殿九王回到地府,他把姐姐明镜送回第八殿,他要走,要去自己宫里,明镜就拉着他。

明镜怜惜地看着他,她知道她这个弟弟,从今往后就不再是自己殿上的一名小小判官了,天帝看中了他,赐他宝印宝册,封他十殿之主。

明镜的眼泪往下掉,明楼给她擦去了,宫门吱呀一声,被打开,明台跌跌撞撞地走进来,一边走一边揉着自己睡肿了的双眼,一看到明楼的装束哇的一声就哭了。

明镜心疼地抱着明台,小声说,“你吓着明台了。”

明楼看看自己一玄黑,方冠硕大,正是不折不扣秦广王的装束,无奈叹口气,“又是我的错。”

明镜心里也是不舍,说,“好了好了,这次不怪你。”

明楼却不领情,拍了一记明台的脑袋,“还哭,像什么样子,你以后也是要当判官的人,大姐,你别太宠他。”

明镜哼了一声,“这当大官的人就是不一样了,训起我来了。”

明楼左也不是,右也不是,无奈笑笑,就要告辞了。

明台哭得更凶了,“姐姐姐姐,大哥要去哪?”

明镜心里一疼,看着明楼远去的背影,泣不成声。

“你大哥,要去一个很近,又很远的地方。”

明台不懂,“那我们不去陪他吗?”

明镜幽幽说道,“从此以往,无界酆都,无尽岁月,再也没有一个人能陪他了。”

明镜一语成谶。

 

时光轮转,此后千年,明楼都谨遵天帝教诲,兢兢业业呆在一殿中,写生死判善恶,无悲无喜,无爱无恨。

那一年,孟婆告老,将饮汤轮回的事全权交给了其第一侍者凌远,在黄泉彼岸寻了一处山谷隐居去了。凌远领了差事,带着手下李睿韦三牛等鬼差,在一殿上叩首十殿之主。那一日,明楼孤身一人,端坐高堂。

那一年,二殿楚江王手下第一判官汪曼春,与明楼求爱不得,叛出地府,以不老不死鬼神之身流落明间,后归西山鬼王麾下竟为祸人间,汪曼春含恨离开那一日,明楼孤高冰冷,无泪无话。

那一年,八殿判官明台,因性格冲动冲撞了天帝,被罚人间十世轮回,明镜含泪送明台饮孟婆汤上奈何桥那一日,明楼茕茕孑立,殿深堂冷。

那一年,李熏然身死入冥府,在一殿堂中大骂人世不公,欲申诉上至天听,明楼不理,不拦,冷眼旁观,直至凌远将李熏然劝下,地府自此多了一位吃“王粮”的灵魂摆渡人。那一日,明楼改生死簿,一语不发。

那一年,十殿轮转王蔺晨,因不识爱恨不懂善恶,被佛祖降罚,入人界轮回一世,遭爱恨善恶之劫,短短三十多年后,蔺晨渡此劫,归冥府,遂向秦广王申请,不放十殿事,久居忘川旁。蔺晨站在那阴森大殿中央,说他想去忘川旁守一人过桥时,那一日,明楼忽然明白,自己就这样过了无悲无喜,无爱无恨的一千年。

于是,他就去了人界。

也就是在那一日月夜微雨,他捡回了一个阳寿未尽却遭养母毒打而不幸离体的孤魂。

阿诚。

 

黄泉之上,酆都冥界,忘川河旁,森然地府。

人来去,爱别离,彼岸花叶不相逢,殿中日月无影踪。

天条重,轮回远,看破红尘渡生死,不离他眸一笑中。

 

人设vol.1

明楼——地府十殿阎王之首,秦广王。所有来到地府的鬼魂先到秦广王处接受初审,善者可接引超升,亦可下一世舔福加寿继续轮回,转孟婆处。

恶多善少者,押赴殿右高台,孽镜台,照在世之好坏,押解入第二殿,一一清算身前之恶,直至所有罪过都受到应有惩罚,才押解到第十殿,发配六道。

每次审判由手下判官明诚主审,最后交由他签字。

明诚——第一殿阎王秦广王手下判官,主审每一场地府审判,先查看生死簿,后综合那人的在世行为下判断,若有人喊冤则听,一一记录,最后交由明楼下判决,所以每当明楼有事不在殿中,阿诚就自己审完了人让他们候着,找到了明楼再由他下命令。

阿诚是某一世,少时被养母虐待,某一日魂魄离体,被出游人间的明楼捡了回去,后一直养在身边成了判官。

 

 

 

=============================

 

需要回复

需要回复

需要回复

需要回复

需要回复

需要回复

 

但是请千万不要被序章骗到!!!!!!!!十殿生其实是一个很轻松的文……除了蔺靖,其他都不虐……非常日常,非常琐碎,故事里充满了虐狗,至于为什么蔺靖的画风不同,你们可以猜猜为什么序章里大家的名字都出来了,萧景琰的没出来,所以为什么蔺晨要去忘川旁边住,咦嘻嘻,真的,我,真的特别喜欢蔺靖哈哈哈哈哈哈!虽然写明楼比较好写。。。

对了,如果有OOC……能不能看在paro的面子上稍微原谅一下呢?【哭哭

 

晚安,累死了。。。

【目录】愿你我可共老(谭宗明×凌远)

冰轮影: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65  66  

《此心安处》明楼/凌远 目录

周六:

拖了好久终于来做这件事,啊,好麻烦_(:з」∠)_

------

正篇

第一章 雷霆  第二章 初识  第三章 宴饮 

第四章 往事  第五章 循序  第六章 渐进  

第七章 遇险  第八章 受教  第九章 生活  

第十章 姊归  第十一章 惊变 第十二章 盛怒 

第十三章 结亲 第十四章 按摩 第十五章 风起 

第十六章 查证 第十七章 处置 第十八章 落幕 

第十九章 惊雷 第二十章 孤鸟 第二十一章 讲和 

第二十二章 临阵  第二十三章 差旅 

第二十四章 抉择  第二十五章 飓风 

第二十六章 临危  第二十七章 独白 

第二十八章 云开+尾声 

诚然番外  

番外一 少时雨 之 惊梦

番外四 双毒战友向 袍泽



继续整理了一些相关

1 @SILENT熊猫 太太做的有声书 戳我

2 楼远喵化同人《聘狸》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非粮食向外篇

第一  第二  第三  第四  第五  

第六  第七  第八  第九  公干

第十一


 

第二部 是吾乡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 章十二 章十三 章十四 章十五

章十六 章十七 章十八 章十九 章二十 

章廿一 章廿二 章廿三 章廿四









【楼诚衍生】《匪石》番外一

明潜祭酒:

第二世

“你打定主意要去金陵?”
“是。”
一袭白衣,两缕垂发,五分成竹在胸,七分坚定郑重。
素香袅袅,盏中茶影轻摇,蔺晨叹了口气。
梅长苏笑道:“你要是不放心,随我同去好了。”
蔺晨摆摆手:“不去不去,我要回去等消息。”
梅长苏放下茶杯,略一思忖:“琅琊阁知晓天下事,怎么会连个人都找不着?”
“不知容貌,不知姓名,不知老少,不知死活。你找一个我瞧瞧?”蔺晨揣着袖子翻了个白眼。
“那你怎么找?”
“看秉性,看习惯,是不是害怕蛇,是不是不爱穿鞋,是不是成天绷着脸一笑让人心都开花了。”
梅长苏听罢猛地一哆嗦:“嘶——”
“干嘛?”
“真瘆人……”
“哼!我发现你自打掉毛以后,整个人都变得不可爱了。”
“哎哟我谢谢你,你离我远点儿。”

“少阁主,金陵来信了。”
“是长苏?”
“是。”
“唉,这家伙真不让人省心……你回他吧,我去。”
“是。”
“一有那人的消息,即刻飞鸽传书,不得有丝毫怠慢。”
“是。”

“哎呀可算完事儿了,怎么样,”蔺晨揣了袖子,“什么时候回江左盟?”
“你有什么打算?”梅长苏给自己倒了杯茶。
“打算嘛……我有倒是有,只怕你不肯去。”
“哦?说来听听。”
“陪我去游山玩水,怎么样?”
“哟,重点是找人吧?”梅长苏笑笑,“有眉目了?”
“那倒没有。我就纳了闷了,你说我找了这么多年,都快把这天下翻了个底儿掉,怎么就一点儿消息都找不见呢?”
“你究竟为什么找他?”
“你为什么一心要帮靖王?”
“他能为赤焰翻案,他会开创一个不同的大梁天下。”
“没了?”
“嗯。”
“就这?”
“你还想要什么?”
“啧,没意思,连我也不说,你不厚道啊。”
“……你想说什么?”
“真的,你不用瞒我,喜欢男人也没什么,喜欢自己表哥也不是多大……哎哎哎你干什么你,你要跟我动手?!”
“胡说八道!”梅长苏手边一堆书全往蔺晨身上扔,“我梅长苏胸襟坦荡两袖清风光风霁月顶天立地有什么不能说!你说你活了……这么大人了,怎么成天脑子里都是些公子小姐表哥表妹的?那么聪明的脑袋想点儿正事能死么?”
“哼,人生在世莫辜负了大好风光,到老空留恨!你懂什么呀,年纪轻轻活得像个老头子,天天养儿子似的操心太子,怎么能活得长?要说你没那心思谁信呐!”
“嘿你……”
“哎哎哎君子动口不动手!你命我捡的,你病我治的,你就这么对我!你怎么这么没良心呢你!我欠你的呀我!”
“是是是,我欠你的,我债多不愁。”
“你怎么这么不要脸呢你,哎我说来人看看呐,你们宗主不要脸了啊!”
“行了别嚷嚷了,吵得我头疼。说说你要找的人罢,兴许我能帮上忙。”


“你要去领兵打仗?”蔺晨气极反笑,“你怎么不上天呢你?”
“蔺晨,我跟你说正经的!”
“我像是在开玩笑吗?!你说你要和我一道游山玩水帮我找人,都是随口诌的?”
“蔺晨,我……”
“就你这副病恹恹的模样,上马一颠就散还想打仗?”
“我知道你有办法!”
“我没有!”
“冰续草呢?”
“我扔了!”
“蔺晨,你知道我在说什么!”
“有我也不给!我帮你,是因为你是我的至交好友梅长苏,梅长苏只是一介江湖布衣,大梁的江山如何与他何干!你为什么要把所有的担子都抗在自己肩上,这世上有操不完的心,但命只有一条!”
“可我还是赤焰的少帅林殊!”
蔺晨忽然想起白头山的竹仙,当年石太璞去求他把内丹转给自己的时候,大概也像这样?
痛心疾首,却无能为力。
“太子会让你去吗?”
梅长苏一愣,定定看着他的眼睛:“他会的。”
可笑,你不是他,你凭什么替他说会?
“有你这个蒙古大夫在,他会。”
“梅长苏!你不要逼人太甚!”
“蔺晨,对不起,我没有办法。”

蔺晨去白头山找竹仙,问他取出内丹的方法。
“你不找他了?”
“我找不到他,或许我们真的有缘无份。这样漫无目的地找下去,又有什么用呢,他也许真的把我忘了,过着平静的生活。还是不要打扰他,以后生生世世,就这样罢,几千年……我太累了。”
“那你要取内丹做什么?”
蔺晨苦笑:“或许还能成全别人。”
竹仙淡淡的看着他不作声。
“我有一个朋友,他想去送死。这样的人,死了就太可惜了。”
“为什么来问我,我记得你说我害死了你的捉妖人,你再也不会来见我。”
“……还记仇呐?”蔺晨无力地笑,“你不是那种人,陶老仙儿,帮帮我罢?”

“蔺公子,太子殿下有请。”
“长苏走了?”
传话的宫人偷偷抬头看了他一眼:“苏先生已先行告退。”
“哼,他就不怕我背着他揭他的短?也真够放心的。”
宫人不敢多言。
“走吧。受人之托,忠人之事,谁叫我摊上他这么个损友。”

蔺晨踏进大殿里,先看见梅长苏:“你又骗我,你不是走了吗?”
“……我方才想起,还是等你一道回去好了。你……还不快见过太子殿下。”梅长苏朝他使眼色。
鬼信!
“不必在意这些俗礼。”刚才背对大门的太子殿下转过身来,绷着脸像是刚生过一场气。
而蔺晨根本没有行礼,他听见太子的声音才将目光落到太子身上。
然后便没有什么然后了。
仿佛一个圈套,一个惊天的阴谋。
竹仙没有告诉蔺晨取出内丹的方法,他说他答应了石太璞,要保蔺晨的魂魄永生不灭。
永生不灭?
噗噗的心,像石头一样硬。
你怎么舍得丢我一个人在这世间?
现在他明白了。
他听见身体里内丹碎裂的声音。

蔺晨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出东宫的,他只记得梅长苏吓坏了,一个劲地问他怎么了。
没什么,我能怎么,再怎么也比你强。
还会打嘴仗,看来没什么大事,梅长苏从来都是被人搀扶着,搀扶蔺晨还是头一遭。
真没事儿?
真没事儿。
那就好。
长苏啊……
嗯?
我陪你上战场吧,有我在,你兴许能多活几日。
……你不找人了?
等我活着回来再说吧,你们这些人,太闹心,我应付不来,懒得去想。
……对不起。
不用说对不起,我都知道,什么也不用说。我这个人说话算话,就算你食言,我依然会履行承诺,陪你到最后一刻。
蔺晨你……
不要太感动,我只爱噗噗一个人。
你大爷的,踩到我脚了,快挪开!

“长苏!”
“对不起……”
“是我没用,是我没用,长苏!我帮不了你,倘若我还有法力,倘若我可以取出内丹……”
“不蔺晨,多谢你,没有你我活不到今日……更不用说重回沙场……只是我还有一事……”
“你不用说,我都明白。我替你看着,直到我死,我保证!”
“他……是你要找的人么?”
蔺晨一怔,僵住了泪。
“那我就放心了……多谢你,替我……看着……你要……好好……看着……”

内丹碎裂不是错觉,蔺晨终于开始感受到自己像个正常人一样生长衰老。
早说嘛,也不至于叫我一个人苦守这么多年。
他反倒有些开心起来。
太子看他倚在梅长苏的棺木旁仰天灌酒,气得瞪圆了一双鹿眼,提剑就要赶他。
“你的心莫非是石头做的,亏小殊还视你为知己,你竟如此……”
“我心匪石,君可知否?我心似石,君莫转也。”
蔺晨侧身拍了拍棺木,长苏,我替你看着。